当前位置:主页 > 今晚开码结果 >

刘白:“开房等警察”故事和你想的不一样

更新时间: 2019-06-14

  “真实的生活,有时比小说更荒诞离奇。”5月17日的光明网评论员文章,这样形容“一开房就被警察带走”的反转剧。

  文章梳理了这幕反转剧的三个回合,第一回合的真相是这样的:大连小伙子李先生向杭州媒体吐槽,但凡他去哪里,一住酒店便会被属地公安“关照”一番,原因竟是大连警方在处置一名与其同名的犯罪嫌疑人时错将他的信息录入,他便上了警方重点关注名单。此事历经2年,自己遭遇无数尴尬。近日来杭出差,警方“如约”又找上他了记者随后联系了杭州下沙警方,警方表示,他们也是接到指令带走李先生的,因为李先生在公安综合信息平台上被大连警方录入了有制贩毒前科。

  第二回合的反转是这样的:还是原来的媒体,还是熟悉的警方——— 证实该男子并不存在身份证信息录错的行为。据称,该男子于2013年在大连因为购买毒品被当地法院判刑7年,后可能因身体原因,改为监视居住。杭州下沙警方仔细核实了该男子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的图像,以及身份证照片以及当时判刑时录入的照片以后,确认为同一人。于是,媒体感叹李先生在电视里的表现,“只能说奥斯卡小金人拿好,谢谢xxtv吧”。

  第三回合的“终极大逆转”是这样的:17日《杭州日报》消息称,此事经杭州媒体报道后,在网上引起网友关注。昨天晚上8点,记者又联系下沙警方,下沙警方表示在公安信息平台上,李先生的记录已被大连警方删除。换言之,李先生在公安网上的“涉嫌制贩毒案底”,突然不见了。不!见!了!而李先生则表示,16日傍晚,大连警方通知他,公安部从杭州媒体得知此事后进行核实,已批示大连警方迅速处理此事。大连警方在公安信息平台上错误信息已经纠正,困扰李先生两年的烦恼终于解决。

  所谓一波三折,莫过如此。看起来,李先生是陷入了环环相扣的误会,实际上却是被权力的手掌无意识地掂玩了两年。观察了整出反转剧的人们可能更气愤于这种“掂玩”的行为——— 李某第一次被尿检是在沈阳,警察也查出来身份信息有误,但只是放了李某一马,并没有把相关信息反馈给大连警方;同样,在李某多次反映自己的情况后,大连警方也没有及时把错录的监控信息更正过来。但真正令人忧虑的,却是这种“无意识”的状态——— 对公民而言非常重要的个人信息,并不值得公安部门花力气层层更正。

  《新京报》5月18日社论所表达的担忧,如此顺理成章:“李某的遭遇也再次提醒普通公众,我们很可能无法逃脱权力滥用之下的恐惧——— 使公民被纳入警方视野的,或许仅仅因为我公民和嫌犯同名,或许只是因为公民同嫌犯之间存在某种非常偶然的巧合。而当事者能够抗辩警方错误关照的办法,在现实中好像不多。如果你要抗辩凭什么抓我?得到的回应可能是,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大红鹰,诸如老实交代之类的首次讯问,实则建立在强调惩罚犯罪甚于保障人权的职权主义诉讼模式之下。”

  作者看来,当事人李先生的遭遇,如同是对“被告人中心主义”的一声呼唤。西学东渐的“被告人中心主义”,“在我们这个千百年来一直念叨着人性本善的国度来说,着实难以理解。不少国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一辈子老老实实做法律之下的顺民,我管它什么恶人的权利!但,所谓天降横祸。有时,灾难并不取决于你惹不惹它,而是它来不来找你,比如李某的不幸遭遇。而这样的不幸本来可以轻易地借助于制度来避免。”

  同日《京华时报》的评论举出了2013年“西宁警方跨省抓错人事件”,为“天降横祸”又添上了一个例子。马会四不像图,“在那一个案中,湖南籍女子刘丽因其身份信息被冒用而被列入了网上追逃名单。刘丽在耒阳西站被抓,12天后被责任民警张军治等人带回青海调查。后警方确认刘丽身份信息被他人冒用,他们抓错了人。此事一度令舆论大哗,责任民警张军治还被检方以涉嫌玩忽职守提起公诉。”

  且从过错来说,大连警方的“误录”还要大于西宁警方“错抓”。“因为误录是警方的失职;错抓是警方被嫌犯用假冒的身份信息误导。”由此作者认为必须要发出这样的提醒,“工作失误与玩忽职守仅一线之隔”,“对于警方来说,公民的原谅绝不应是松了一口气,而更应成为查摆问题、推进问责、改善作风的起点。”

  试图从更大的范围总结这场反转剧的启示,北青报评论的公众微信号“团结湖参考”认为,“李某的窘境,与备受诟病的证明我妈是我妈是有同源性的,那就是社会治理方式的不适应。”“李某如果哪儿都不去,也就免了尿检的困扰。但是,在一个经济和社会活动日趋活跃的时代,一切要素包括人本身都处于流动状态,社会治理如果还是以管制为主,而缺乏服务意识,最终必然出现种种不方便如果有一地警方真的具备了服务意识,问题其实早就得到了纠正。但是,传统体制的惰性就是那么顽固,不到媒体曝光的那一天,就想不起来该做点什么。”

  的确,如果说李先生在这出反转剧中还有什么幸运的地方,那就是媒体的介入以一贯的方式驱动了怠惰的行政系统。因此,面对媒体针对“影帝报道”的道歉,李先生表示“感谢”;对于警方信息录入错误,他也表示“原谅”。这种大度宽容中,有几分无奈的味道,有几分欲语还休?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不妨多想想,执掌公权的部门更得好好品一品。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铁算盘| www.224466b.com| www.500505.com| 白小姐一肖中特期期准| 牛牛高手论坛| www.339788.com| 王中王开奖结果|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122144黄大仙救世网|